文拓

文化产业协作体

多彩年画文化信息承载丰富 线上线下跟潮流扮靓春节

(2019年02月07日)

作者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2-7

 木版年画是一种极具特色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形式,历经千百年传承发展到现在

  我国共有17个木版年画相关项目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,各地年画呈现出多样的面貌和风格

  多地年画传承人开始探索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尤其是年轻传承人“脑洞大开”,让古老年画焕发出时代气息

  

  五彩年画挂起,火红灯笼亮起,湖南长沙雨花非遗馆内,处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年画。

  行至滩头木版年画高腊梅年画作坊,一幅贺岁生肖主题新品年画《诸事如意》,吸引了几位年轻人驻足欣赏。年画中,扛如意、捧宝盆、顶寿桃,生动的形象加上鲜艳的色彩、美好的寓意,让人赞叹。“以前我们接触的年画多是门神、灶王爷那些比较威武、严肃的形象,这么可爱、有生活味道的内容比较少见。”一位90后女孩表示自己已经被“圈粉”,“我以后肯定会继续关注年画。”

  这是记者在由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指导、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主办的“年画重回春节”采风活动中捕捉到的生动一幕,古老的年画经过创造性的转化,正焕发出年轻的活力。

  文化信息承载丰富

  古有云“无画不年”,每逢春节,中国老百姓都会张贴各式各样的年画,辞旧迎新、祈福纳祥,烘托出浓浓的年味儿,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木版年画是一种极具特色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形式,历经千百年传承发展到现在。邰高娣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,也是国家级非遗凤翔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邰立平的女儿,兼为年画技艺的传承者和研究者,她说,“年画从工艺、形式到内容,文化信息承载量相当丰富,绝对‘不简单’。”

  制作一张传统木版年画,常常需要经历勾描、刻版、印刷、彩绘、装裱等大大小小多道工序,不少年画还对刻版的木材、印制的纸张、彩绘的颜料等材质有严苛的要求。

  结合年画发展史,邰高娣重点谈道,年画艺术形象直观、通俗易懂,古往今来的广大群众常常将它当作精神食粮。“它描绘了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;它刻画了岁时节庆、婚丧嫁娶等平凡而又精彩的世俗生活,为终年操劳的百姓享受短暂的年节欢乐增添了光彩;它寓教于画,将几千年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等内容,浓缩到一幅幅构思巧妙的年画中,成为启蒙教育的百科全书;‘消寒图’‘耕织图’等成为向农民群众提供有关农事节气、生产操作知识的科普读物;‘二十四孝’传播了传统孝亲文化。”邰高娣介绍。

  自2006年至今,我国共有17个木版年画相关项目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这些年画呈现出多样的面貌和风格,有契合宫廷趣味和市民趣味的杨柳青木版年画;有粗犷朴实、充满乡土气息的河北武强木版年画;有细腻工整、色彩丰富的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;有古朴稚拙、历史悠久的河南朱仙镇木版年画;还有写意味厚、色彩浓艳的四川绵竹木版年画;有地域色彩浓郁、神佛类题材丰富多样的福建漳州和广东佛山木版年画……而无论是“先有杨柳青,后有天津卫”的杨柳青年画,还是桃花坞年画、朱仙镇年画,都已经成为响当当的城市名片。

  发展坚持守正创新

  巧画士农工商,妙绘财神菩萨,尽收天下大事,兼图里巷所闻,不分南北风情,也画古今逸事。“杨家埠木版年画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艺术,题材内容可谓洋洋大观,应有尽有。”今年93岁高龄的杨洛书是杨家埠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,他出生在年画世家,14岁跟随父辈学习年画制作,几十年来刀耕不辍,珍藏年画各样画版1200余套。

  包括杨洛书在内的传承人纷纷表示,木版年画要发展,需要寻求当代表达,不过,其前提必须是不失其本、保留其真,“如果丢失了留存下来的画样画版、制作工具以及绘稿、刻版、印刷、制作等技艺,年画记录和传递的历史和生活就‘丢掉了’,年画也就不再是年画了。”

  “我们当前需一面守正、一面创新。”在佛山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传承人冯炳棠和其子冯锦强看来,“守正,就是保护、恢复一批年画,保持原汁原味,不断传承下去。在其基础上,才是寻求创新发展,我们近年来尝试创作了卡通版《和合二仙》等新年画,社会反响也不错。”

  天津杨柳青画社不仅珍藏着自明代以来的万幅杨柳青年画以及6300余块古版,有序传承着独特工艺,也在探索创新发展,“娃娃年画”系列、“生肖年画”系列、“名著”系列,都赢得了市场认可。

  在传统积淀基础上的创新作品,将精致的传统工艺与现代审美相结合,收获了不错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高腊梅年画作坊创作的《诸事如意》年画套装,一个多月实现了200多万元的销售额,而且还供不应求。

  除了创新充实年画内容,让年画本身丰富多元起来,我国多地还在开发年画中的题材、符号、审美特色,将其充分应用到文创产品开发上来。佛山木版年画冯氏父子和陶瓷厂合作将《金玉满堂》年画做成茶具,还把年画图案开发到书签、挂饰等产品上;设计师也将杨柳青年画特色创造性地转化到瓷瓶、琉璃挂件、帆布包等产品上。在这些精美的文创产品里,古老的年画又焕发出了契合当代审美的“新生命”。

  线上线下紧跟潮流

  “脱单神器”“逢考必过”“一个亿小目标”……把传统年画里的美好寓意用网络流行语诠释出来,这是佛山木版年画年轻传承人刘钟萍的创意,“年画代表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人们的愿望都可以在年画里找到对应的寄托。”刘钟萍还进行分众化设计,针对老年人和钟情老物件的客户,推出传统木版年画;针对小朋友,把动漫年画的墨线稿做成材料包,让小朋友填涂颜色;针对青年人,则开发“年画脱单·和合二仙”“逢考必过·状元及第”“一个亿小目标·财神”等,使年画与现代人的生活产生紧密联系。

  “大家好,年画姐姐今天介绍滩头木版年画制作,它是用十多道程序制成的手工土纸印刷……”基本每天中午,滩头木版年画第四代传承人钟星琳都会在雨花非遗馆,通过网络直播“推销”年画。

  与父辈们不同,钟星琳将滩头镇的老作坊、制作年画的器材等“搬”上了互联网。她还尝试利用微信公众号、淘宝店铺和抖音短视频等传播方式,将年画打造成“网红”。“如果不能及时追上年轻人的足迹,即便有好的产品也容易不为人所知,所以年画也得搭上移动互联网的快车。”

  让年轻传承人更惊喜的是,通过与网友的实时交流和亲密互动,不仅提升了年画的知晓度和美誉度,也推动了非遗产品的设计、生产和营销模式不断优化,可谓一举多得。

  除了线上重视互联网,年轻传承人还非常重视开展各类线下活动,让人们体验年画制作的全过程,“在体验中加深对非遗的认同和喜爱。”钟星琳介绍,“两年多来,来我们年画作坊体验年画制作的中小学生就有上万人次,他们在我们的指导下制作自己的作品,并了解每幅年画的寓意,孩子们的热情都非常高。”她也欣喜地看到人们越来越喜爱年画,“有更多人的认可,年画发展才会有更好的未来,我们正在为之努力。”——摘自《人民日报》